移民与种族冲突

  对新疆进行移民,可以说是中国解决新疆问题的主要思路之一。既然把汉人视为稳定新疆的依靠力量,当然是汉人移民来得越多,稳定力量也就越大。只要有越来越多的汉人进入新疆定居,中国对新疆的主权就会不断加强,有些决策者认定这样一种反比关系:汉族人口越多,新疆问题就相应越小。

  如果最终真地能用汉人移民淹没新疆本土民族,固然缺乏道义,在保证主权方面也不能不算一条可行之道。那时新疆与中国分离建立东土国家的想法就会永远失去可能。然而问题在于,新疆地盘看上去很大,却多数是沙漠戈壁,真正适于人类生存之地只有比例很小的绿洲。按照新疆政府公布的数字,新疆95%的人口集中在占新疆面积3.5%的绿洲上,绿洲区域的人口密度已经高达每平方公里207人以上,与中国内地很多地区的人口密度接近12。因此新疆实际可供移民的空间是有限的,而且已经在趋向饱和。指望汉人移民从数量上淹没当地民族--即达到汉人数量数倍于当地民族--实际上并不具备可行性。

  这一点,是不可能靠移民解决新疆问题的根本所在。如果不正视这样一种现实,只为眼前效果盲目地推行移民政策,将造成的长期隐患是,一方面最终实际能达到的移民数量不足以成为保证主权所需要的绝对优势,另一方面移民政策和所增加的移民数量却可以促使新疆本土民族对汉族的敌意完全普及--即前面谈到的巴勒斯坦化。因此从长远看,可能是一种最不利的状况。

  为什么说目前继续对新疆移民会促使当地民族的巴勒斯坦化呢?如果新疆存在着很多可开发但尚未开发之地,有丰富的水源,输送汉人移民去无人地区,固然在宏观层面仍会引起当地民族精英人士的批评和反对,但是因为不和当地民族的人民直接接触与互动,不与他们争夺资源,不损害大众利益,引起的民族冲突就不会延伸到下层。

  然而当今新疆已经受到人口过多的压力,绿洲不断荒漠化,生态安全面临严重威胁。不要说别的方面,仅一个缺水,就决定了任何新来者都会成为原住民的威胁 13。目前新疆当地居民就是把生存环境的恶化归咎于汉人移民,尤其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样的殖民组织,的确对新疆的生态环境造成了很大破坏。何况近年汉人移民在新疆的经济活动越来越多,大量进入原住民的生活环境,与当地人发生利益争夺、文化冲突以及种族偏见。这种接触和互动几乎会涉及到当地民族的每一个人,产生大量日常的和普及的矛盾摩擦,于是民族之间的对立就不再仅局限于意识形态,也不再只是精英阶层的事情,而成为全民切身的感受和共同的立场。这就是移民政策最糟糕的恶果所在。

  移民造成的民族问题比政治造成的民族问题更具本质性,更难解决。我们以西藏和新疆做过对比。西藏问题虽是世界瞩目,但藏族底层百姓对汉人并没有强烈恶感,矛盾更多的是在政治层面,是统治集团之间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即使矛盾达到非常尖锐的程度,解决起来却相对容易,是可以随着政治方面的变化而变化的。因此可以指望在未来的新型政治体制中,两个民族仍然可以和睦相处。而新疆问题的性质就比较严重了,当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已经是全民性地对汉人整体具有憎恶之心,这种人种上的憎恶是不会随政治制度变化而变化的,因此这种性质的民族问题,将会非常难以解决。

  为什么西藏和新疆会有这种区别,我认为关键就在于西藏以往没有进行过大规模汉人移民。那倒不是当局有意识的所为,而是西藏特殊的地理气候与生产方式是农耕文明的汉人所难适应的--我称为"无人进藏"。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应该从这种区别中对移民政策的利弊重新进行反思。应该从中得到更为正确的启发,而不是进一步地错上加错。例如对还没有造成类似新疆问题的西藏,现在就应该注意不仅不要组织和鼓励移民,而且应该自觉地控制汉人移民进入西藏(现在的交通便利和工商利益正在吸引大批汉人进藏),哪怕移民一时可以带来政治经济方面的好处,但若是因此造成民族矛盾的下延,使矛盾从政治方面更多地转向人种方面,在藏族底层百姓中普及,出现"巴勒斯坦化",带来的长远坏处可能百倍于现在得到的这点好处。

  当然,即使现在对此进行反思,在新疆推行移民政策所造成的问题也已经成为现实。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充分地估计可能出现的最坏状况,即一旦有一天新疆爆发民族冲突,将是可能达到相当暴烈的程度。因为民族矛盾只要普及到大众层面,就会变得非常缺乏理性和难以控制。过激行为将随时随地发生,无法控制,不但难以平息,而且会随冤冤相报的循环不断升级扩散,卷进越来越多的人口,最终变成种族仇杀,甚至种族清洗。

  如果在新疆的汉人移民占新疆人口比例很小,像西藏汉人那种性质,情况不会特别严重,因为一旦有发生动乱的风吹草动,势单力孤而且没有在当地扎根的汉人就会撤回中国内地,很少有人愿意留下坚守;反之,如果汉人移民在新疆数倍于当地民族,占有绝对优势,情况也可能不会那么糟糕,因为相差悬殊的实力有助于避免冲动,也容易保持秩序。

时时彩五码倍投方案  最容易形成冲突的,就是目前新疆汉人与当地民族这种势均力敌的状况。一是从人口数量上汉人已是新疆第二大民族,仅比维吾尔人少一点;二是其中相当一部分汉人是在新疆扎了根的,有的甚至在新疆生活了几代,内地对他们一无所有,已经回不去了,而新疆被他们视为自己的家园;三是新疆汉人大部分集中聚居,尤其是在城市(如乌鲁木齐的汉人占到72.7%)和生产建设兵团,比较容易互相鼓动,结成战斗单位和防卫体系--这几个特点决定了新疆汉人在面对民族冲突时,不会采取克制和退让姿态,而是很可能利用所掌握的资源--武器、财富、技术和中枢位置等,以及背后大中国的支援,与当地民族进行血腥的战争。虽然新疆汉人从数量上比当地穆斯林民族的人口少(二者比例约为7:10),但掌握的资源却要多得多,尤其是新疆驻军几乎全是汉人。所以即使是中国内地陷入混乱,一时不能西顾,仅是新疆汉人自己,也不会对当地民族手软,甚至可能对"分裂主义势力"主动出击。

  而新疆的"分裂主义势力"的确就是在等着中国出现混乱的时机,那时机最可能出现在社会从专制到民主的"骤然"转型阶段。专制权力越是抗拒主动进行自觉转型,"骤然"在未来就可能来得越加猛烈。而在那种时刻,国家控制力急剧下降,整个社会危机四伏,变局迭起,是周边民族地区举事的最好时机。中国在新疆多年所积累下的不满乃至仇恨,一旦有了那样的时机,爆发程度无疑将是非常猛烈的。民众有组织的起事和无组织的闹事,有准备的军事行动和盲目发泄的恐怖袭击,东土耳其斯坦建国,几十万海外维吾尔人参与,还有国际穆斯林势力的介入,各种力量综合在一起,难免不使冲突走向愈演愈烈的境地。而仇恨一旦被调动起来是没有止境的,仇杀一旦开始就会走向盲目和疯狂,残酷程度将难以想象。

  回顾几年前那场震动世界的波黑冲突,波黑的很多情况,包括穆族和塞族的人口、资源比例,塞族与大塞尔维亚的关系,国际社会对穆族的态度等,都和新疆有很多相象。甚至波黑的克罗地亚族和新疆的哈萨克族,都是一种有相似之处的因素。波黑的人口规模只是新疆的三分之一,都打了那么多年惨烈的战争,流了那么多血,犯下了那么多灭绝种族、集体强奸妇女等罪行。那场冲突足以成为新疆的前车之鉴和对我们的强烈警告--新疆千万不要在未来成为一个三倍的新波黑。

  如果新疆真有一天变成波黑,在新疆土地上被夺走的生命可能达到十万百万的规模,生活在新疆的每一个民族都会流很多血,留下难以胜数的痛苦。那时将不会有胜利者,只有各民族孤儿寡母的哭声震动整个苦难的新疆。

  注释:

  12天山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http://www.tianshannet.com.cn/GB/channel11/50/200112/13/13843.html

  13新疆的人口密度目前已达到每平方公里9.6人,而世界干旱地区人口居住标准 为每平方公里不超过7人。(见新疆新闻网http://www.xjnews.com.cn/zhuanti/news/lianghui/jj/jj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