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结束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在对恐怖主义的巢穴进行毁灭性打击后,迎来的不是恐怖主义的销声匿迹,而是变本加厉,最近在中东的沙特阿拉伯、摩洛哥以及以色列和俄罗斯车臣等地发生的新一轮恐怖主义袭击表明,中东对美国来说将是一个战略沼泽。

  美国在"九一一"事件发生后,意识到对恐怖主义对美国威胁的严重性与持久性,开始调整自己的安全与外交战略,2002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指出,美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威胁在于极端主义与技术的结合,而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是一项持久性的全球性任务。意识到国际恐怖主义的来源地和根源,报告开始改变以往美国的中东国家政治存在问题避而不问的政策,明确提出要在穆斯林世界支持温和的现代政府,以确保滋生恐怖主义的环境和思想无法在任何国家找到温床,伊拉克战争是这种战略逻辑的自然发展。美国把战略重点明确无误地移向了中东地区。美国的这种战略对美国与沙特的关系带来了微妙的影响,对中东地区的专制统治者和宗教原教旨主义势力更是一种巨大的威胁。而未经联合国授权发动伊拉克战争更进一步激起了阿拉伯国家的反美情绪。为了平息对美国的愤怒情绪,美国非常明智地采取了多管齐下的中东政策:首先,美国提出了解决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问题的"路线图"计划,解决这个问题是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全局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其次,美国总统布什提出十年内与中东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第三,美国表示将从沙特阿拉伯撤出军队。与此同时,美国在伊拉克也努力恢复秩序,在内部力图推动各派力量组建新的伊拉克政府,在外则在联合国提出解除对伊拉克的经济制裁,以改善伊拉克人民的生活状况,减少伊拉克及周边国家人民对美国的不满与敌视以及要求美国从伊拉克撤军的呼声。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特地到叙利亚、沙特、土耳其等国家进行外交斡旋。如果说布什在许多国际问题上,特别在发动伊拉克战争上表现出咄咄逼人和牛仔风格的话,那么,布什政府的上述做法可以说是从善如流、彬彬有理的,体现的是一个仁慈的霸权的风格。但是,恐怖主义分子并不买帐。正如《经济学家》一篇文章所说,政策调整不会改变恐怖分子的世界观,不会俘获他们的心灵。1998年本·拉登向"十字军和犹太人"宣战时正是以巴和谈相对乐观的时候;最近的恐怖活动发生在美国表示将撤出驻扎在沙特的军队,并提出"路线图"推动以巴和平进程之时。所以,美国着名专栏作家扎卡里亚指出,更大的战斗必须是反对使这些集团滋生和兴旺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然而,这正是问题所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使恐怖主义滋生兴旺的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必须花很大的力气和很长的时间才能有所改变的,而且,美国致力于消除这些恐怖主义温床的行动又必须周到、慎密和小心,因为,这些温床事实上已经成为一片沼泽,美国要使中东战略取得成功,必须小心地但又必须坚定地趟过这片沼泽。

  应该看到,美国具有趟过这片危险的沼泽的决心和能力,美国对中东的研究和经营已有相当的时间,美国了解问题的所在和解决的途径。现在,恐怖分子开始对沙特、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自己发动袭击,这不仅使对美国的反恐行为表面应付实质不满的有关政府以及这些国家中原本对恐怖分子有所同情的人们,重新思考自己的立场,从而会有更多的人反对恐怖主义。特别是一些伊斯兰知识精英开始重新思考"圣战"在伊斯兰教中的含义,更多的人会对它有新的认知,"圣战"的敌人原本是自己身上和心中的魔鬼,而不是外在的敌人,更不是恐怖分子所攻击的"敌人"和目标。美国必须把伊拉克建设好,恢复伊拉克的秩序,让伊拉克人民生活在富裕、自由、民主、人道主义的社会中,真正成为中东民主的样板。这是很艰难的挑战,远非当年改造日本、德国所能比,但美国必须有决心和毅力迎接挑战。只有这样,才能趟过一个又一个的沼泽,实现自己的战略目标。

  中东问题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决定了美国的战略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驻足在那里,这给中国相当有利的战略机遇。中国对美国在中东遇到的困难不应该幸灾乐祸,而是应该给以坚定的支持。这不仅符合国际道义,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该站在国际道义的一边,而且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需要对付分离主义势力的恐怖活动,中国也需要发展中美关系,推动现代化建设,也推动台湾问题的合理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