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以来,围绕台湾 "公投"问题,台海危机又一次升级。"台独分子"这次会走多远?中国政府会做出什么反应?美国政府又会怎样?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由于美国的态度历来对台湾当局起决定作用,"台独"分子的步伐也会根据美国的态度而定:美国反对,"台独"分子就会后退;美国不置可否,或默许、纵容,"台独"分子就会前进。粉碎"台独"阴谋,实现和平统一,主要是中美之间较量的结果,而不是和台湾当局。因此,把握美国的脉搏,对台湾问题的处理及彻底解决至关重要。美国对台湾的政策是服从于它的整体战略,把握美国对台政策的脉搏首先要把握其整体战略。

一、美国的全球战略与对华政策

  "9.11"之后,美国的全球战略发生巨大变化,本土安全和"反恐"成为重中之重。美国已不再把中国当作接替前苏联的新敌人,而视为必须与之合作的国家。但同时,美国也把中国视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对中国,美国目前采取的是一种既拉拢又制约的政策。美国之所以一再宣扬现在 "美中关系处在最好时期",是因为现在正是美国最需要中国帮助与合作的时期。可以说,是中国处于最有利的时期,也是美国最可能满足中国要求的时期。

  对台湾问题,美国认为维持台海两岸现状,对美国最有利:一方面,不影响其反恐大局;另一方面又可以长久地牵制中国。

  对中国来说,台湾问题从长计议也未尝不可。随着时间推移,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国力日益增强,台湾在经济和生活水平方面的优势逐步丧失,对中国大陆的依赖将越来越深,民众中希望统一的情绪也会越来越强烈。届时,台湾回归将是水到渠成的事。

  "台独"分子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必须在"台独"还有一定市场时宣布独立,否则连尝试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二、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谈判对象是美国,不是台湾当局

  解决香港问题,中国是和英国谈成的;解决澳门问题,是和葡萄牙谈成的;解决台湾问题,该和美国谈了。美国才是解决台湾问题的谈判对象。一旦中美谈成,台湾当局面临的只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接受的现实了。到时候,国际社会自然有的是自告奋勇前去斡旋的,根本不用中国费心。

  现在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中国要对"台独"使用武力,台湾当局不害怕(认为美国会干预,会保护);倒是美国比较害怕(不愿与中国发生对抗,不愿因为台湾影响与中国的关系)。换句话说,中国要对"台独"动武,实际上是给美国施加压力,希望美国再向台湾施加压力。台湾当局怕美国,不仅在于它军事上依赖美国,而是它的生存就离不开美国。只有美国有能力压台湾接受"一国两制"。如果台湾不接受,如果美国对台湾进行制裁,台湾经济会怎样,人们心里都很清楚。

  对"一国两制",美国无法反对。第一,不改变台湾现行的社会制度,和美国所谓保护"民主制度"的承诺没有矛盾;第二,香港、澳门都实行"一国两制",国际社会已接受了,美国也接受了。但是,对美国最有利的是继续维持台海两岸现状。如果台湾实行"一国两制",美国就失去了牵制中国的砝码,又少了一个可以推销军火的对象,所以布什政府不会主动要台湾接受"一国两制"。我们不能因为鲍威尔表示不支持台湾"公投"就兴高采烈,要知道他同时还说"台湾是个民主的地方,可以自行决定要不要举行公投"。美国政府并没有支持中国,我们只有向其施加压力,以造成一种局面:在现实形势下,台湾接受"一国两制"是对美国最有利的选择。

  面对陈水扁急不可待地推行"台独",继续维持台海两岸现状已不再适应形势需要,对中国来说,这个底线已经过低,容易造成被动。在中国综合国力、国际地位都大大提高的今天,该是把底线提高到台湾必须接受"一国两制"的时候了。

  纵观陈水扁的策略,就是一方面利用中国政府"不愿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心理,步步紧逼,使中国始终面临着是否动武的抉择。另一方面利用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诱使中国与美国发生直接对抗。我们决不能让"台独"分子的阴谋得逞。我们一定要避免和美国发生"硬对抗",而是采取"软对抗"的方式,让美国体面的后退,从而和中国一道压台湾当局接受"一国两治"。

三、"软对抗"的方式:不合作

  中国先要向美国表明,台湾问题是中国国家统一的大事,希望美国积极主动配合,要求台湾当局接受"一国两制",如果台湾不接受,美国应和中国一起采取行动,要求国际社会对台湾进行经贸制裁。如果美国不同意,中国将在国际事务和国际组织中采取与美国不合作的政策,今后在很多方面美国都不会再得到中国的支持与合作。

  对美国采取不合作的政策,法国历来做的非常成功,值得我们借鉴。

  采取这种方式究竞能不能达到目的?中美两国会受到什么影响?

  对中国的影响

  对中国最大的影响可能就是美国的经贸制裁,其他都微不足道。目前,中国对"台独"已表示出不惜使用武力,不惜一切代价,不惜经济倒退若干年的决心,比较而言,为实现和平统一,冒一下美国制裁的风险又算什么。以中国现在的经济基础和综合国力,以超过11万亿元的生产总值和4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美国的制裁完全可以承受;在争取到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的情况下,中国还可以通过同欧盟等其他地区和国家的经贸往来使美国制裁的损害降到最低。再者,经贸制裁也是一把双刃剑,能给中国带来损害,也会对美国造成损害和不便。如果美国的制裁中国能够承受,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呢?如果美国也认识到经贸制裁对中国作用不大,也不一定会采用。

  对美国的影响

  第一,不支持中国"一国两制"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美国会在道义上失分,在国际社会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处于孤立和被动的地位;

  第二,没有中国合作,美国将在国际事务中困难倍增;

  第三,由于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和大量美国国债,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美国经济;

  第四,如果对中国进行经贸制裁,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也会造成不利;

  第五,今年是美国大选年,与中国关系恶化不利于竞选(每当美国大选时,就有人跳出来攻击中国,不如这次我们主动打"中国牌",让他们知道一下厉害 )。

  这些,美国政府能承受吗?或者说,值不值得为台湾去承受。美国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国家,它的每一项决策,都是根据其利益得失的大小作出的。

  综上所述,在目前情况下,中美关系恶化,中国能够承受,美国承受起来难度较大。美国在世界上摊子铺得太大,许多事情都需要他国尤其是象中国这样的大国帮助与合作。因此,结论是:这样做,中国能够达到目的。

  与此同时,中国还要广泛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主要是联合国、欧盟、东盟、阿盟以及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其中,法国、英国和日本的态度最为重要。

  法国是当今最敢对美国说:"不"而美国又没办法的国家。作为欧盟主导国,法国的态度往往影响欧盟的立场。中法两国在国际事务中有很多共同点,都主张建立多极世界。今天,中法已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为其支持 "一国两制"和平解决台湾问题打下了坚实基础。法国支持,能带动很多国家支持。

  英国作为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是唯一能对美国起到"劝说"作用的国家。争取英国的支持,使其对美国发挥特殊作用,对解决台湾问题非常重要。千万不要忽视英国的能量。

  日本由于历史等原因,对台湾一直有很大影响。应告诫日本政府,要认清形势,在中国国家统一的大事上,不要和中国结怨。

  中国应争取在联合国通过一项决议:如果台湾不接受"一国两制",将对其进行制裁。把台湾问题国际化,就象朝核问题那样,也许解决起来对我们更有利。

  再一点,对台商进行分化。凡支持统一的台商,欢迎前来投资设厂经商。凡支持"台独"的,一律不许在大陆投资设厂经商;已来投资设厂经商、仍支持"台独"的,限期关厂、撤资、走人。这样做,可能会使个别地区的经济发展受到一定影响,但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这点影响微不足道。而对台湾,不仅在经济上,更会对民众的心理、立场产生重大影响。

四、台湾在美国心目中并不重要

  现在台湾对美国只有两个使用价值:一是牵制中国的砝码;二是销售军火的对象。以前有美国人说过台湾是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也不过是把台湾当做一艘美国可以利用的"军舰"。换句话说,台湾只是美国棋盘上众多棋子中的一粒。为了全局利益,有些棋子是可以丢弃的。这就是台湾在美国心目中的地位。而中国用鲍威尔的话来说,今天已成为一个应该重点发展战略关系的主要大国、是"一个担当全球角色"的国家(,见2004年1-2月号美国《外交》杂志)。台湾和中国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至于说美国不会抛弃"老朋友",难道美国抛弃的"老朋友"还少吗?伊朗的巴列维、南越的阮文绍都是美国的"老朋友"。一旦美国认为继续维护这些"老朋友"已经不值得、代价过大时,就和他们分手了。

  至于说美国在世界上要推行"民主",阮文绍政权也是美国认定的"民主"制度。人们不会忘记阮文绍政权垮台时,大批美国军舰游弋在西贡附近海面,但不是为了救"民主",而是为了把还留在西贡的美国人撤出。人们还会记得,炮火声中,美国大使是由直升飞机从房顶上接走的。美国就这样拒绝为保卫它所推行的"民主政权"再开一枪。

  就是台湾也曾两次被美国抛弃过。一次是在蒋介石从大陆溃败到台湾时,美国认为国民党政权已没有什么价值,就象甩包袱一样地抛弃了它。只不过由于朝鲜战争爆发,美军才重新回到台湾。第二次是中美建交,台湾又一次遭到抛弃。直到如今,台湾当局只能靠《与台湾关系法》撑腰,连被美国正式承认的资格都没有。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台湾在美国心目中并不象有些人认为的那么重要。

  美国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抛弃台湾,是因为它认为还没有到那个份儿上。当年中美能够建交,就是我们坚决坚持"有它没我"(即一个中国)的立场,决不后退的结果,使美国不得不让步。今天,如果我们在"一国两制"问题上仍然坚持"有它没我",美国的选择只能是再次抛弃台湾,因为中国更重要。

五、宣布放弃以军事手段解放台湾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国过去不放弃以军事手段解放台湾的选择,是因为以前中国的实力及国际地位还不足以令台湾当局接受和平统一的条件,必须以武力作后盾向其施加压力。现在,中国的实力及国际威望使其已经具有十分把握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今年1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明确表态"解决两岸问题的方法是依照香港和澳门的模式"。这说明"一国两制"方式已在美国政界得到高度认可。目前的形势,已经到了不是台湾当局宣布不宣布"独立"的问题,而是中国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用什么尺度的问题。以前中国提出对台湾要比香港、澳门宽得多,今天来看大可不必。在台湾的保护者--美国,而且是总统候选人都决心推动"一国两制"时,台湾当局还有什么讨价还价的本钱。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对台湾的条件应随着形势的改变而改变。在这种大环境下,中国继续保留"军事手段"的方式已弊大于利,反而会使台湾当局以"中国威胁论"来鼓惑民心,进口武器,制定出"毒蝎作战计划",准备"先发制人",对中国大陆也形成威胁。宣布放弃军事手段,倒可能使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速度加快。这是因为:

  第一,符合中国"和平崛起"的大战略。

  第二,有利于消除国际社会和台湾民众对中国的误解,从而更容易接受"一国两制"方案,同时使"台独"分子鼓吹的"中国威胁论"破产。

  第三,使《与台湾关系法》名存实亡。从美国方面来说,已无协助台湾防卫的对象,再向台湾倾销军火,将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为制造台海危机的祸首;从台湾当局来说,再大肆购买武器装备,也无法向民众交代。

  第四,变被动为主动。一是把台湾会不会独立,中国政府会不会动武的焦点改变为台湾会不会接受"一国两制"。如不接受,美国和国际社会就必须和中国一道采取行动,要求台湾接受(美国与国际社会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都认为台湾问题应和平解决,没有理由推卸和中国一道采取行动的责任);二是把对台的军事准备改为积极防御,部署的导弹及一切军事措施都是针对台湾"毒蝎作战计划"的,无需撤除,使其"先发制人"方案成为众矢之的。

  宣布放弃以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符合中国的最大利益。中国政府的本意就不打算对台湾使用武力。中国要收回的是一个富饶的宝岛,不是废墟。以中国与台湾如此悬殊的力量对比,和平统一一定是必然结局。在各方面条件都十分有利的今天,我们是能够做到让台湾 "完璧归赵"的,不要让它遭受战火的损害。

  我们决不能被"台独"分子拖入战争。

  中国应向全世界表明:我们之所以放弃以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并不是没有这个力量,也不是害怕美国的军事介入,而是中国热爱和平,不愿使用武力,尤其不愿让中华民族自相残杀的悲剧重演。

  退一步讲,如果陈水扁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孤注一掷宣布台湾独立,中国就更有理由要求美国、要求联合国对其进行制裁,反而会使台湾加快实现"一国两制"。中国实在不必使用军事手段,只要继续坚持一个中国立场,就没有几个国家敢冒和中国断交的风险去承认台湾,既便是美国也不敢。当年,袁世凯的"洪宪"王朝就是在国内外的强烈反对下,短命而终。再看今天,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支持台湾独立?台湾独立的下场必定和袁世凯一样悲惨。

  虽然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但是中国已经具备了主导解决台湾问题走向的能力,不论是美国还是台湾都会按照中国的意志而行,中国和平统一的目的一定能达到。